订购电话:400-000-8888

痴迷轮滑,苦练到日出的他说很享受这个过程_首

痴迷轮滑,苦练到日出的他说很享受这个过程_首

详细介绍

  长江日报融媒体1月8日讯(记者张琳)“老天没给我们装上翅膀,我们就用滑轮飞翔……”这是轮滑圈子里非常流行的一句话。在外人眼中,轮滑者帅气酷炫,激情飞扬。而在轮滑者自己心中,轮滑更多地代表着对自由的无尽向往。2018年年末的湖北省自由式轮滑锦标赛上,两位武汉轮滑圈内“大神级”的玩家,讲述了自己与轮滑的故事。

  抖音红人“飞机”

  24岁的王非奇算得上国内轮滑项目的顶级选手,2015年武夷山轮滑公开赛WSX道具障碍赛冠军,2018年全国轮滑公开赛自由式轮滑跳高亚军,2018极限轮滑全国公开赛第五名……而在武汉高校的轮滑爱好者中,长相俊朗的他更是拥有极高的人气。

  王非奇 本人供图

  在省自由式轮滑锦标赛比赛现场,王非奇一露面就引来不少人惊叹:“这不是抖音爆火的‘飞机’吗?”

  王非奇介绍,“飞机”是自己在圈子里的昵称。今年9月开学季,他受邀去某高校在黄家湖的校区做招新展演,当时学生们正在军训。军训间隙他在数千学生的注视下“小露了一手”,“当时请了19位学生并肩躺在操场上,我助跑滑行了大约40米,黑光图库37.2,一飞成功”。这场景被一位观众随手拍下来发在了抖音上,结果一下子就火了起来,短短几天内点赞次数高达140万。“19人不算多,我的纪录是25人。”“飞机”笑称。

  王非奇回忆,自己的第一双轮滑鞋是舅舅送的。那大概是上初三。但当他狂热地喜欢上轮滑时,父母却以“影响成绩”为由下达了“禁滑令”。不得已,王非奇只好瞒着家人偷偷地练轮滑。

  彼时,王非奇已经在轮滑方面显示了异于常人的天赋。2010年,他将自己训练的一段视频传到了网上,结果被当时国内很厉害的一支叫做CFSK的轮滑队发现。该队队长联系了王非奇,此人正巧是王非奇学习轮滑的偶像,之后他们建立了联系并经常通过网络交流学习。王非奇的水平提高极快,并很快在湖北省内的比赛中崭露头角。2013年,他又获得了全球第一大轮滑品牌的赞助,“从那以后买轮滑鞋再也不用花钱了。家里人对轮滑的偏见也消除了”。

  王非奇 本人供图

  王非奇说自己是“天赋型”选手,“其实我平常练得并不算多,练了大概2到3年成绩就已经比较突出了。此外我还玩过一阵花样滑冰,也就半年时间,在一般人眼中已与专业选手没什么区别。”

  如今的王非奇虽然仍活跃在轮滑圈,但他的主业已经转向了其他领域。“我也在创业,刚开了一家咖啡厅。除了轮滑我还喜欢摄影、料理……我不想把爱好当成职业,因为那样反而会失去乐在其中的感觉。”

  王非奇说,自己非常喜欢玩极限运动,也喜欢尝试不同的生活方式。在他的世界里,虽然没有飞机的翅膀,但一直会自由地飞翔。

  苦练到日出的西安娃

  谈际园是省自由式轮滑锦标赛的副裁判长,别看他只有24岁的年纪,在轮滑圈内已是“大神”级的人物。在百度上搜索“轮滑”和他的名字,可以找到许多关于他比赛或表演的视频。

  谈际园 本人供图

  谈际园说,刚开始自己玩的是旱冰,后来在接触到单排轮轮滑后,一下子就被迷住了。“旱冰没什么挑战性,而单排轮就不同了,它永远会给人带来惊喜和刺激。”

  最初,谈际园拜了一位师傅跟着练,不到一年就把师傅给超越了。在拿到了家乡所有的冠军后,大约18岁那年,谈际园做了一个勇敢的决定,当一名职业轮滑手。

  不管是哪个体育项目,走职业道路都是一个注定艰辛的选择,何况轮滑还是一项偏冷门的项目。“玩轮滑也需要练体能,进行核心基础训练。那个时候我每天训练6个多小时,一般都是跑步或者在家无器械练习。”谈际园坦言,由于头几年成绩在国内还不是很突出,日子过得有点难。为了养活自己,他不得不靠打工缓解经济上的压力,当过餐厅服务员,也做过销售。“当然最难的还是家人的反对,那段时期特别难熬,有几次差点就选择了放弃。”

  谈际园表示,NBA球星科比“见过凌晨4点的洛杉矶”的故事感染了他。“那段时间,晚上下班后我都会到中山公园练习轮滑,经常练到凌晨2、3点,有一次甚至看到日出才回家。”如此痴迷于轮滑,谈际园说,当初就是热爱,后来则是因为已经付出了太多,到了无法放弃的地步,也没有退路,完全靠心中的一股精神力量支撑着前进。如今,他已经拿下过多项全国最高规格比赛的奖牌,其中包括2017年全国轮滑锦标赛冠军、武夷山国际轮滑赛自由式轮滑亚军、2018年上海SSO国际轮滑自由式轮滑亚军等。“这10年来,我基本上天天都在练习,每练成一个动作就有一种突破自我的感觉,我很享受这个过程。”

  谈际园是西安人,几年前他参加全国比赛拿了五千块钱的奖金,受朋友邀请来武汉旅游,结果就在这里扎下了根,“反正我感觉,武汉的环境和氛围很适合我在轮滑事业上的发展”。如今,谈际园一边继续参加各种比赛,一边开创了一家自己的轮滑培训机构。向着心中的目标,这位“风一般的男子”又进了一步。

  【编辑:叶子】

  (作者:张琳)